風云激蕩 百味雜陳

防水行業的2019

2020-01-22 14:18:27 來源:中國建材報網

  回首2019年,生產許可證取消,稅費改革、支持民企改革發展等宏觀層面的利好頻出。行業轉型升級、產能布局、資本并購持續升溫、上市企業跨界整合,讓2019年的防水市場發展更加風云激蕩、百味雜陳,舊的格局,悄然生變。

  今天筆者就為大家盤點過去一年的關鍵詞,與業界同仁一起透過2019年防水圈的熱點話題,展望2020年產業發展新格局。

  產業政策

  2019年,國務院辦公廳、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最高人民法院、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國家機關部委,密集出臺了數十條相關產業政策措施,與防水行業息息相關的有哪些重要政策呢?

  9月18日,《國務院關于調整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管理目錄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的決定》發布,取消建筑防水卷材等13類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管理,持續了22年的防水卷材生產許可證制度宣告結束。

  12月3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布《招標投標法》大修草案。

  12月22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發布。

  12月23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聯合印發《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

  點評:

  近年來,政府加快了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的步伐,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

  取消防水卷材生產許可證,有助于打破行業壟斷、進入壁壘、地方保護,取消了權利尋租的空間,能夠有效減輕企業的各項負擔。

  新的《招標投標法》將對排斥限制潛在投標人、圍標串標、低質低價中標、評標質量不高、隨意廢標等有大的改進,但招投標的監督體制還沒有得到突破。

  新發布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規定,工程總承包單位應當對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質量、安全、工期和造價全面負責,分包不免除其責任。面對新政策和新監管方式,聯營掛靠將終結,防水施工企業需要向專業承包商轉型。

  稅費改革

  2019年4月起。我國將制造業的16%稅率降到13%,將交通運輸業、建筑業等行業10%稅率進一步下降到9%。

  點評:

  增值稅減稅措施有效提升了防水材料制造企業的盈利能力,將有力支撐企業設備更新、技術創新和升級改造,增強了企業的活力和競爭力。

  對于防水施工企業而言,建筑業的稅率雖然由10%降到了9%,但建筑業作為傳統的營業稅納稅人,此前執行3%的營業稅率,營改增之后,建筑業適用的增值稅稅率相對之前還是提高了。

  稅負要降低,關鍵在于抵扣。防水施工部分輔材難以取得進項抵扣發票。且防水施工屬于勞動密集型行業,勞務費用約占全部成本的30%,此部分無法抵扣。這是現實的困難。

  總的來說,營改增對防水施工企業的規范化經營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企業大力推進精細化管理,減少企業運行成本,提升綜合實力。

  提高防水年限

  2019年2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就全文強制性規范《建筑和市政工程防水通用規范》(以下簡稱《規范》)首次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收到意見反饋后,主編單位對《規范》進行修改完善。9月份,住建部就完善后的全文強制規范再次公開征求意見。

  最新版《規范》征求意見稿規定:屋面工程防水設計工作年限不應低于20年;地下工程防水設計工作年限不應低于工程結構設計工作年限(即50年);外墻工程防水設計工作年限不應低于25年;室內工程、非侵蝕性介質蓄水類工程、道路橋梁工程路面(橋面)防水設計工作年限分別不應低于15年、10年、路面結構或橋面鋪裝設計工作年限。

  點評:

  國家有要求,業主有需求,提高防水設計和使用年限是大勢所趨。

  新《規范》的一個重要的變化是規定了不同應用領域的防水設計工作年限,在此基礎上采取不同的防水設防措施,其中規定防水材料耐久性要與防水設計工作年限相適應。

  現在我國防水行業還沒有對材料的耐久性進行深入研究,一旦《規范》發布實施,現有防水材料能否滿足《規范》要求的防水設計和使用年限?就算能夠制造出滿足設計使用年限的材料,市場能不能提供一個合理的價格?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此外,防水設計工作年限影響因素除了材料耐久性,還涉及到防水設防措施,防水系統構造是否可靠;涉及到施工技術,施工是否到位,施工是否便利有效;還與后期保護維護有關。

  要滿足防水設計和使用年限,這是一個系統工程,絕不是防水材料生產企業一家能做得到的。只有業主、建筑設計、建筑施工、材料生產等不同的產業鏈協作,才能共同提升建筑防水工程質量。

  并購重組

  2019年1月,三棵樹收購廣州大禹70%股權進入防水行業。同年,三棵樹在四川、安徽兩地投資新建的防水產業基地先后宣布投產。

  在同一月,西卡集團收購派麗集團,以增加其防水和砂漿領域的業務。

  8月6日,亞士創能官宣計劃在新布局的石家莊華北基地上馬防水卷材生產線,并進一步計劃在六大生產基地植入防水材料生產線。

  短短2個月,北新建材先后收購四川蜀羊、盤錦禹王和河南金拇指各70%的股權,擁有了十大防水生產基地,一躍成為目前防水行業擁有生產基地數第二的企業。

  點評:

  2019年是防水行業的并購重組年。

  三棵樹、亞士創能、北新建材等上市公司跨界進入防水行業,就如同石頭落入湖面,驚醒了一池鷗鷺,這將賦予行業更多的生機和動能。

  通過并購重組,行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高,提升行業對外的話語權,獲得更多的尊重,釋放更大的行業價值。

  優質的企業進入防水行業,也將對整個行業產品的標準化、競爭的規范化、有序化有很好的促進作用。

  至于行業未來是兩強爭霸還是戰國七雄,那則是另一個維度的問題,暫不討論。

  產業布局

  2019年,以東方雨虹、科順、卓寶、凱倫、三棵樹等為代表的一線企業建廠擴能的重磅消息一波接一波,市場布局全線打響。

  東方雨虹全年共新增投產了10多條生產線,產能優勢進一步拉大;廣東科順荊門、渭南基地即將全面投產,三明、德州(二期)基地開工建設;卓寶惠州基地投產;禹王安徽、四川、廣東基地均進行二期擴建;凱倫黃岡生產基地投產在即,南充基地開工建,并官宣投建陜西永壽、廣西貴港基地;三棵樹的四川、安徽基地防水卷材生產線投產。

  此外,雨中情壽光基地投產,渭南基地開建;蜀羊、臺安、金拇指、禹神、華瑞、湖北九陽、藍翎環科、湖北華宇、湖南大禹、湖南神舟等眾多防水企業也都有新的基地、生產線的投建或投產。

  點評:

  近年來,行業引進了40多條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改性瀝青防水卷材生產線,多條高分子防水卷材生產線,有的已經投產,有的開始安裝。

  國產改性瀝青防水卷材、自動化防水涂料和高分子防水卷材新建生產線則更多,有效地提高了行業生產技術水平,行業產能升級取得重要成果。這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但從側面也反映出一個問題,那就是產能過剩。行業需要警惕高水平的產能重復建設,切忌盲目投資。

  從大中型企業近幾年建設的生產基地情況來看,一個100畝的生產基地,土地、房屋建設成本、生產線設備等,保守估計要7000萬元左右。再加上原材料儲備、成品儲備、流動資金等,一個新基地的投資要在1億元以上。行業的投資成本已大大提高。

  然而,大多數防水企業的營銷能力與他的生產線設計產能是不匹配的,導致生產線有一半的時間是處于閑置狀態,這是極大的資源浪費。

  當前防水市場已經趨近于飽和狀態,市場增量條件變化復雜,防水產業的發展走勢或發生變化。在產能過剩的背景之下,行業市場競爭的殘酷性會進一步加劇。

  生態修復

  2019年12月11日,中國建筑防水協會提出“新時代防水行業廣州共識”,要求“深化行業自律,構建行業新生態”“摒棄非標、低價惡性競爭、墊資、賒銷等行業舊生態,創新行業發展,全面提升行業價值”等17條舉措。

  12月12日,在2019年中國建筑防水行業年會上,北新建材董事長王兵、東方雨虹董事長李衛國均對行業長期存在的低價中標、墊資、賒銷等惡性競爭行為進行了抨擊。

  點評:

  做市場一般有三個策略:一是向市場提供合格產品,并以相對較高的價格保證自己的合理利潤;二是降低生產和服務成本,向市場提供劣質產品,以相對較低的價格同樣保證自己的合理利潤;三是向市場提供合格產品,采用低價策略,擴大銷量,擠占競爭對手的市場份額,從而保證自己獲得合理利潤。

  企業都在謀求利潤最大化,因此防水行業的大多數企業都處在“囚徒困境”中,低價競爭、劣質產品充斥市場、墊資、賒銷,高應收賬款如芒在背……

  要全面開啟行業高質量高效益發展新局面,提升行業價值,就必須要杜絕低價的惡性競爭,減少墊資和賒銷,修復行業生態,規范行業秩序,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修復行業生態,不是喊喊口號、打打雞血就能做到的,需要形成行業共識,需要有一兩個帶頭大哥領著大家一起往前走。

  而從“囚徒困境”的理論分析,理性的選擇往往卻是背叛同盟達到自己最優,而不是合作達到整體最優。

  行業利益高于企業利益,企業利益孕于行業利益中。如何尋找企業利益和行業利益的平衡之路,這需要行業頭部企業有長遠的眼光、寬闊的胸懷和格局,并作出一定的犧牲。

  2019年,建筑防水行業挑戰與機遇并存。

  “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連續20個月下滑”,這導致民建防水市場萎縮。

  在傳統需求市場不斷萎靡的情況下,防水行業的利潤增長點將發生重大轉變,以“舊樓改造”為核心的“城市更新”經濟將為行業帶來新的機遇。5年~10年內,既有建筑翻修市場所帶來的防水材料需求將會成新的增長點。

  與此同時,“一帶一路”倡議的啟動,將帶動能源、鐵路、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地下綜合管廊建設也是不能忽視的一片新市場。

  “60后、70后”一代工人逐漸老去,年輕人不愿意來工廠上班。即使執行了二孩政策也無法從根本上改變這一趨勢。企業的用工成本將進一步提高。這是明后年乃至更長時間內企業所面臨的巨大挑戰。

  面對人工的缺口,防水企業必須加強施工機具設備的研究改造開發,防水行業需更加重視職業教育與培訓、重視技能、重視工匠精神,吸引年輕人加入,才能使行業有生機和活力。

  正如狄更斯所說,“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

  2020年,這將是對弱者的考驗,也是對勇敢者的挑戰。(賀丹 魏斌)

  責編:王威娜 監審:王怡潔


cba北京队球员名单